原谅糖

胡言乱语

审视

大概是中考之后,我的人生就开始走偏了。谁能想到,一个拿过学校数学竞赛第一名的我,在中考数学试卷上,思路堵塞到解每一个大题都非常吃力,不断深呼吸,不断往后跳题,最后紧张到在考场上有了生理反应。

我从来不是一个爱学习的人,高一的松散环境让我彻底失去了竞争力。到了高三,英语一直处在差生的边缘、语文作文经常偏题、物化随便考 A、数学再也解不出较难的大题。我深刻认识到自己只是个普通人,前期的荒废,让我面对高考已经没有胜算,事实也证明了这点。

高中最喜欢的就是看数码杂志,对数码产品的热爱,让我选择了软件工程这个专业。大学依然是荒废的,以至于直到毕业之后,我才发现我根本不喜欢写代码,无数次的对代码抓耳挠腮,无数次面试中对工作环境产生恐惧,无数次看网课看到迷茫。

迷茫

在学校的最后一个月里,我找到了软件测试的工作,想着先做这种入门简单的,再慢慢转到开发。我爸嫌工资太低,兴冲冲地说要给我找关系,于是我拒绝了那边的软件测试之后,等了一个星期,最后告诉我找关系失败。

这时我已经回到老家,再想出去找工作可就太难了。尝试了几次坐早上 7 点的车去外地,面试完立马再坐车回家,到家都晚上 10 点多了。每次花费 200 多,还非常消耗精力,坚持几次没找到工作就放弃了。

后来我爸在老家的软件园找关系,找了份莫名其妙的工作,美其名曰会送我去某大学学习,那个老板说话的时候眼睛都睁不开,非常不靠谱。

在对自己能不能写代码的疑惑中,我在家浑浑噩噩地待了半年,是真的浑浑噩噩,没有沉迷的爱好,每天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。

我开始接触博客,折腾博客的主题,写下我的所思所想,到别人的博客请求添加友链。当我那天花了一下午编辑好一篇经验文章,兴奋地分享到群里,看着浏览量不断增加,我突然意识到,我可能更适合做编辑一类的工作。

压力

我一个人来到有她的城市,做一份编辑的工作,只是没想到,还没接触到工作的压力,家庭的压力就率先让我垮掉了。

我出来租房没有带被子,是想到这里来再买,这再正常不过。我爸却坚持要带被子,以至于在我跟他说了房租不够,在借呗上借了 1000 块付了房租之后,他还是坚持要开车把被子送过来,而不是给我打钱还掉借呗的钱,也不是问我还没开始工作就没钱吃饭了怎么办,他只知道用他蹩脚的理由 —— 外面的被子都是医院流出的有病毒的来指责我不听他的话。

这样完全无法沟通的一个人,每天说自己工作得很累,到了自己的孩子要出门了,房租都付不起。我现在吃饭还要用花呗,还没开始有工资就开始负债,还没开始受到工作的压力,就开始受到他的压力。

我跟他说借呗是要上征信的,他不回复,我思索了两天,把他的微信删了。

绝望

在我跟她诉说这一切的时候,忍不住哭了,一边哽咽着吃外卖,一边听着隔壁房间的吵闹声,想要逃离这个地方。

她一夜没有回复,第二天我问她,她说她每天工作已经很累了,我还在给她传播负能量。

原来我真的是独自一人。

我修改了她的备注。